澳门新葡亰8411 > 澳门新葡亰8411 > 子葵爱沈寒

原标题:子葵爱沈寒

浏览次数:190 时间:2020-02-27

     7

爱一个人,会多久远?

子葵想,沈寒永远不理解,为什么那个香艳的夜她会流泪,紧紧抱着他,声音细细碎碎,那时她在说,沈寒,沈寒,我好想你。

是的,子葵爱沈寒,远不止两年。

而沈寒当然不会记得,十年前,一脸青涩,低眉含羞的姜子葵,爱上了他。

那时,子葵刚刚下学,看到一影楼征手模特,那时,四处找工作,因为子菡,因为她要供给这个小妹妹读书。

进去时,她遇见了一个留罗丹胡的男子,他就是沈寒,那时的他远比现在年轻。子葵从来没看到一个男子将粉色穿的这般刚柔并济。她拘禁的对他说明来意。他没看她几眼,转头,对身边的女子笑,怎么?现在只要留个长指甲就可以当手模特吗?

子葵愣愣的看着他,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。那时的她,单薄,可能营养不良的缘故,过尽千帆的沈寒当然不会留意这样的女子。

倒是她的眼泪,让沈寒惊愕了,他递给她一个纸巾。

那一次,子葵没做成手模特。但是她却经常跑到那个影楼旁边,偷看,沈寒,看他身边频频更换的香粉佳人,她们妖艳魅惑,凹凸有致。身上的柔媚锦衣是子葵想都不敢想的奢侈。

那时,她就告诉自己,做一个沈寒喜欢的女子,妖娆,尖锐,风情万种。

所以,她要锦衣华服,要经验阅历;所以,她走向了古年,这个可以给她一切的男子。另一个让她走向古年的就是子菡。

十年前,子菡抱着她哭,姐,我想读书。

她看看涂壁空空的房子,眼泪落下。她也想读书,可她没有姐姐,不能哭诉。

她走向古年,来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换,为了现在对着她高傲的子菡、纯洁的子菡。

8

田洋告诉她,子菡一切都好,只是,面临毕业工作,情绪有些低落。

子葵对田洋说,替我恭喜她,终于可以花自己清白的钱了。

田洋看着子葵美丽冷静的眼睛,想说,子葵,嫁给我吧。可他说不出口,他知道,沈寒的存在。

而沈寒,已经许久不曾与子葵照面。

他最后一次离开前,对子葵说,自己想过正常的生活。

子葵想问他,什么叫正常生活?但没问,只是,眼睁睁看他走。其实,她不傻,如何不知,沈寒有了另一个女子。只是,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女子?令他从香粉阵里全身而退,只为遇见了她?

就算不恨,多少也有不甘。

爱了一个人,十多年,为他,化身风情魅惑的人间尤物。摒弃一身单纯,只为某天走入他的视线,令他天崩地裂。

这一件,她做到了。可却终是留不住他。

沈寒,她忍不住拨了他的号码,她说,告诉我,那个女子,好在哪里?

沈寒半天没说话。子葵忍不住哭出了声音。他的爱,没有结局,甚至,没有解释。

半夜,沈寒敲开她的门,也不顾田洋在场,紧紧抱着她,他说,子葵,求你把我忘记吧。我们不能要天蓝受苦,她承担不起。

天蓝,天蓝,多好的名字,一看便知该生长在阳光无边,不像自己,爱情同欢情一般模样,生长于无尽暗夜,只能在男人的身体上,花开一季后,从此萎死。于是子葵冷着眼,从没记住,哪来的忘记?

沈寒说,子葵,我真的,爱你。

笑话。子葵对着他眉眼如丝。她说,沈寒,你走吧。给我关好门。沈寒不肯。子葵将他推出门外。她说,这次是门,下次是窗。

沈寒说,子葵,如果你多一点纯洁,我真的想娶你。

子葵冷笑,我哪里还有十年,洗却一身铅华,为你再一次,由妖冶变纯洁?还有,沈寒,我比你纯洁!

9

爱本来可以没有结局,但故事不能。

子葵嫁给了田洋。铅华洗尽。

一年后,子菡的婚礼,子葵安静的跟在田洋身边,眉目间无烟无痕。怀中的婴孩安如天使。

子菡挽着沈寒的手,婚纱洁白,如同她的人一般纯洁。

子葵微笑着,并不意外。一年前,她将沈寒推出门的那晚,从田洋口中,便已得知,子菡结交了男朋友,名叫沈寒。

子菡也叫天蓝,大学时,她改的名字,她不要与子葵有任何牵扯。她不要做子夜的妖,她要明媚热烈的生在阳光中,所以她叫天蓝!

纯洁的天蓝,喜欢纯洁的沈寒,多么般配?曾经为了他们两人,子葵走向古年,现在,她依然可以走向田洋。因为,她爱沈寒,也爱天蓝。

而且,沈寒一直不曾骗她,他是爱她的,所以他会爱上这个眉目间有她影子的天蓝,而且又比她多了一点点纯洁的天蓝。

天蓝对沈寒轻语,那是我姐,你不必称呼,这是个无廉耻的女人,同田洋结婚不到六个月,便生下孩子,准是那个甩她的男人的……

沈寒的心,霎那撕裂。看着安静的子葵,还有她臂弯中,宛若天使的孩子。原来,爱与幸福,不是没来过。

只是,花开一季,被辜负。

子葵看着沈寒与天蓝盟誓,对着臂弯里的孩子,轻轻地笑,眼泪滑落。

爱情落幕,只是,那是,爱,一味迎合,忘了坚持,也忘了,退路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8411发布于澳门新葡亰8411,转载请注明出处:子葵爱沈寒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被错过的情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