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新葡亰8411 > 澳门新葡亰8411 > 子葵从背后抱住沈寒

原标题:子葵从背后抱住沈寒

浏览次数:171 时间:2020-02-27

     遇见沈寒,是必然。

就像,寒夜中,两只觅食的狼,饥饿到了极点,发现同类血肉原来也可充饥,所以彼此撕咬。两个相爱的人,在一起,如若不为终生相守,那必为一场厮杀,红男绿女,假爱为名,歇斯底里,直到,两败俱伤,苟延残喘。譬如,沈寒,和子葵。

子葵从背后抱住沈寒,纤细柔长的手,如茂密青藤,攀上他的身,指甲上妖冶的红,刻在沈寒胸口,如她久久不愈的心伤,疼痛异常!

今晚留下,她语气婉切,尖尖的下巴,猫一样摩擦着沈寒的背。

沈寒整理领带,说,别闹了。

留下。她声音开始哀怨。仰望。

沈寒笑,别闹了……

他并没注意,子葵眼中跳荡的火焰,瞬间冰雕般寒冷。温热的手瞬间抽离。她躲进沙发,像个迷途的妖精,妖艳,而无助。银牙咬碎,她说,沈寒,你滚!和缓而铿锵。

沈寒看了她一眼,无事一般,离开。

两个人,郎情妾意,君未婚,女未嫁,为何却不能好好,相爱?

沈寒说,子葵,我爱你。

子葵冷笑,他爱她,都爱到不想给她结局。多么生动可爱的男子?却禁不住泪影憧憧,一起,两年,她如何不知,他的性情,从不说假,他说爱,那就是爱,只不过了,不想给结局。

她只能如一株夜生的植物,枝繁叶茂、纵情肆意生长在沈寒给的夜里。

2

沈寒遇见子葵。是在两年前的酒会上。

满眼,锦绣女子,团簇绽放。行云般的乌云发,流水般曼妙的身姿。只是,在沈寒眼里,一切都不算稀奇。

直到子葵出现。她走进门,谢过侍者的香槟。兀自在一副水墨画前,勾起颈项,细细端望。眉目间细小的痣,在沈寒眼中突然无比生动。他发现原来,世间确有这般美好的女子,只一个随意的姿态,便可入画。

他狠狠下定决心,端一杯香槟,走到她跟前。微笑,我们在别处可曾见过?

她从容转身,仿佛对这种打扰已习以为常,给沈寒一个极媚的笑,半是审视,半是探寻。

这时沈寒惊异的发现,她的确很面熟,面熟到令人耳红心跳。她直勾勾看着他,眼神大胆露骨!沈寒竟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讷讷递给她酒。

她举起手中酒,眼中几许矫情的矜持。沈寒打趣,难不成怕我下药?

她妖妖的笑,酥白的手腕,一双几尽完美的手,纤长柔美,轻轻握着杯脚,将酒喝下,温温吞吞的样子,极尽诱惑,转身,挪过,腰肢柔柔碰了沈寒一下,一双秋水般明净的眼非要媚态横生,她说,我怎么会怕?

一切,就这样,水到渠成。

城市的夜,有时就这样疯狂混乱,爱情卸掉密码,以最原始的形象出现。那天夜里,在她香艳的卧室,她娇笑着,踢掉高跟鞋,跌在柔软的床上,酒红色的发。铺张成一席惊艳,她的脸红若桃李,她的**黏黏软软,那一夜,沈寒疑惧着,也深陷着。直记得热情熄灭成灰时,子葵安静的流着泪,紧紧抱着他,声音细细碎碎,梦呓一般,沈寒,沈寒……下面便听不清。

沈寒离开时。子葵蜷缩着,如同一尾搁浅的鱼,不知搁浅在谁爱情的滩。沈寒将羊绒毯盖在她身上。

暗影中,子葵沙哑着声,倦怠慵懒,把门关好。

那夜,匆匆来,匆匆去,如同沈寒离开时的脚步。

3

有些事情,一旦过眼,便是烟云。

他们心照不宣失去了联系。生活依旧继续。

子葵是专职手模特,一场下来,三五千不等。所以,她极少自己煲汤,多在餐馆,有时,也像平常的女孩子,吃点小零食,晃过一顿饭。毕竟,手,是她养生的本钱。

常常,她独自呆望着掌心,淡粉,纹络寡淡,田洋曾经看着她薄弱的掌中线戏谑她是个没心没肺的女子。是啊,她苦苦一笑,如不没心没肺,如何掌心的感情线,断了又断?

她原以为,等自己离开了古年,便会和田洋一起,终老。

古年将她带到了这座城市,给了她一切的一切。如果交换也是一种耻辱,那生存有太多时候便意味着死亡。如今,古年已从她生活中消失,她只当那是场青春的桃花殇。而田洋,依旧只是,蓝颜知己。

她将给妹妹的钱,放在田洋手里。粉色的人民币,桃花一般好看。

田洋说,子葵,鸡蛋糕就在厨房,我这就把钱给子菡。

子菡不肯见她,讨厌她,诅咒她,以她为耻!却依旧花着子葵“耻辱”的钱,在象牙塔中,描绘自己纯洁的青春蓝图。

没有人纯洁。也没人天生污浊。子葵总这样告诉自己。

田洋离开后,房子突然空旷起来,形同沙漠。时间流沙中,她觉得身体一点点干涸。不由想起那个潮湿香艳的夜,沈寒粗重的呼吸,黝黑不可见底的眸子。仿佛一伸手,仍可触见。

想起酒会上他惊异的样子,他说,他们一定见过。她狡诈的笑,得意而忧虑,沈寒,你缘何知道,子葵是为了你,才来到这座城?

4

子葵应一家钻饰公司之邀,拍摄一系列情香意暖的钻戒广告。来到摄影棚,却发现沈寒手持相机,正在调焦。

姜子葵?沈寒目光凛冽。仿佛像割开子葵的骨肉,看清她的意图。

子葵落落垂眉,将滑下香肩的丝带提起,并不看沈寒一眼。这时投资方一小头目对沈寒介绍,这就是姜子葵姜小姐。今天的模特。然后又对子葵笑涔涔,这是沈寒沈大摄影师。

子葵抬起婉转明眸,光影暗转,却一脸清白之色,对沈寒伸出手,你好!

沈寒突然心冷,那一夜,她比他遗忘得都彻底。懊恼、颓败,如同发酵的沼气,逼得他头昏脑胀、意乱情迷。他轻握她的手,也很清白的笑,你好!

一组照片拍下来。子葵的万千风情在沈寒的摄影机中一览无余。纤细柔腻的手指,晶亮的钻戒,唇边久久不肯泄露的笑,一切浑然天成。

当沈寒的眼落到她酥白柔滑的手腕时,神思飘忽起来,那个香艳浓腻的夜,这双明艳的手腕就是纠缠在自己的胸前。就在这刹那,他决心暗暗。

收工时,他走到她身后,贴近,手指在她腰际肆意滑动,却极客气的样子,子葵,今晚,一起吃饭吧。

子葵拢起发,穿上外套,对他笑,说,不了。

沈寒愣了一下,只好递上名片。索要她的号码,却被莞尔拒绝,她轻佻眨眨眼,这么不自信了?我,会给你电话的。

子葵走后,沈寒想,小女子!欲擒故纵!不过,哪个男人不喜欢这种被撩拨得痒酥酥却不得手的挑战?尤其是这种本已臣服身下的女子,如今却冷冷若贞妇一般,对自己说,不!

5

子葵终于给他打来电话。要他决定,去她家还是……眼下意极明显,沈寒,你想要一个香艳的夜,还是有更多的企图。

沈寒毫不犹豫地建议,去天府老妈吧,那里的川菜漂亮的紧,我请你吃。

子葵说好。

沈寒说我这就去接你。

子葵想说,原来你还记得路。但却活生生吞入肚子。这已经很好,至少,他与她的交往,浮上了水面。

一顿饭下来,子葵的嘴巴不停吐气,像个小孩子,对沈寒作鬼脸,好辣,真的好辣。

沈寒笑,看你皮肤这么好就知道你很少吃辣椒。

子葵皱眉,眉尖上的小痣显得格外娇俏可爱。她说沈寒,你这是蓄谋,你嫉妒我皮肤好。

沈寒只是笑,突然他发现,原来,生活中的女子远比床上时生动具体的多。哪怕妖媚的子葵,生活中,也不过,一个单纯的女孩子。

送她回家时,沈寒推说自己口渴。

子葵眉目间变得荫翳,生生的拒绝了沈寒。

沈寒永远不能明白,她是这样不愿意,关系又倒退回去。她同沈寒,一夜温情,然后路人般永不再见。

6

然而,事情永远不如既定那般。子葵也知,爱情中,那个爱的多得人,注定要受伤害,哪怕多爱一分。

沈寒是她逃不出的障,是她失尽城池的迷魂香。她拒绝得了他一次口渴,却拒绝不了他第二次。

缴械,投降,沉迷,受伤。

爱情也逆转了方向。

沈寒宽大的手掌仔细抚摸遍她每一寸皮肤,她轻轻地叹息,沈寒。

沈寒抬抬头,看着她光洁的额头,不应声。

子葵对沈寒笑,像只娇媚的小狐仙,眼睛滑润如泪,你说我们会不会前世有姻缘?沈寒笑,别瞎说。

沈寒每到半夜,定会离开。有时走到楼下,看到子葵孤单的身影映在窗前,心里也有隐隐的不忍。只是,像子葵这样妖惑的女人,如何拿来爱?难道娶回家,建一座城堡将其藏匿,而天下,哪里有不可攻破的城?倒怕将来憋屈的是自己。沈寒安慰自己,男人总是爱自己多一些。

所以,他舍得对她说真话,他说,我爱你。

因为他没把握,多久后,他们终将别离,然后,他失去了说爱的机会,甚至,说爱的能力。这句话说得真好,城市里除了性无能的男人,就是爱无能的男人,除了这两者,只剩下,女人。

子葵躲在沙发里,像个迷途的妖精,妖艳,而无助。她请求他留下,他终是衣带整齐的离开。两年如一日。

她终是成了他夜生的欢情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8411发布于澳门新葡亰8411,转载请注明出处:子葵从背后抱住沈寒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