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新葡亰8411 > 澳门新葡亰8411 > 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

原标题: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

浏览次数:105 时间:2020-04-10

Part  19  无声的约定

        平静的过了一个晚上,第二日用过午餐之后,众人便带着感慨的心情开始起程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昨日那场雨来的突然,去的倒也干脆,丝毫没有拖沓之感。在这雨后的第二日,并没有如往常一般,在道路上显得潮湿烦人,反倒是因这雨后的天晴,使地面有了恰到好处的干燥,让行人可以感受到淡淡的泥土芳香的同时,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水泥路上,易晏双手插袋,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乐,似乎心情很是不错。在他身后,林若涵、童艳琳与李思思手挽手,并肩走着。

       谈笑中,林若涵抬目看着易晏那在阳光下显得有些不羁的背影,目光有了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天子岗一役,就这样随着众人的离去,在感慨中结束了。几人身后遥远处的那座山岗依然盎然耸立着,没人知道在那里有座山崖,在山崖上曾经有三朵娇艳的兰花,因为这几朵花儿,将两条年轻的命运牢牢地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如今的山崖边,除却一些杂草在微风的吹拂下,瑟瑟摆弄外,已是空空如野。不过,在来年,这里或许还会绽放出那曾经拥有的过的灿烂。只是不知道,到了那个时候,是否还会有宿命的邂逅等待着它们。

       随着天子岗事件的落幕,大家也都重新回到了日常的学院生活。不过经此一事,不管是易晏,还是王辰风,只要是当日共同度过那一日的几人,随着彼此的联系,一种名为“羁绊”的东西在众人无所觉察中渐渐产生,并在持续的日子里,越结越深……

学院中,许是因毕业的临近,高中三年级的同学们,心绪也是愈加低沉。渐渐地,“同学录”成为了班级中唯一热门的话题。

这一日,易晏正趴在课桌上面,填写着班上一位同学拿给他的“同学录”。写到一半,无聊的易晏翻阅起了之前的同学所填写的内容。突然,一个名字映入了易晏的眼帘。

细细地看着这位同学所填写的内容,易晏时不时的露出傻笑。纯真的笑容中有着一丝期待,有着一丝欣慰。

目光在色彩斑斓的页面上缓缓流动,最后,在一行用蓝色水笔所写的字迹上面停留——“我们能在一起吗?”在它左侧,十个黑色字体工工正正的写于纸上:最想知道的事情是什么?

含笑中,易晏翻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页,并在其中一个问题后面重重地留下了几个字——对于喜欢的人最想说的一句话:我们会在一起!

写完,易晏带着一丝微笑盒上了“同学录”,继续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姿势,并撇向林若涵的方向,目光闪动。

似有所察觉的林若涵,侧过身回头看了一眼。顿时,四目相交,迸发出了一抹只有他们能够看到的光芒。

忽然,两人都笑了起来。那笑容很真,很真……

Part  20    那一年……

光阴如梭,而在这最后两个月里,更显如此。一个月,就在众人倒计时中悄然而过。

一个月的时间,说来不长,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短暂。但对于即将因毕业而分离的同学们而言,这最后的几个月是显得格外珍贵与不舍的。多数同学正盘算着毕业之后计划及考试的准备,也有不少忙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记录着这同窗三年之中的点点滴滴。同学录、大头贴、记事本这类用以留住回忆的物品,其盛行程度一时间到达了巅峰。使班级里增添些许热闹的同时,却也徒增了不少的伤感。

这一个月,对于大多同学而言,除了临近考试的紧迫以外,那种因即将离别而带来的伤感也在渐渐蔓延。而对于易晏,这短短的一个月,却是非同寻常的一段时间。

在易晏接连不断的各种“攻势”下,终于在2006年5月13日这一天,林涵若答应了易晏,两人走到了一起。

五月的天气,炎阳开始初现,白天的温度在经过一日的洗礼之后,到了夜晚却是显得格外清凉惬意。林涵若清晰地记得,在那一天傍晚,两人默默坐在学校篮球场上,在夕阳的余辉中感受着初夏的气息。晚风吹过,吹动了他单薄的衣衫,也撩起了她那乌黑的长发。顿时,一种属于青春的气息弥漫空中,久久不散。

她更是记得,当时他对她说了一句话,一句改变两个人共同命运的话:

“不管是夕阳动人的余辉,还是黄昏伤感的暮霭,我都渴望与一个人分享和品尝,而那个人,只能是你!”

那一句,很真……

就这样,两人抛开了一切的顾虑,在那暮色来临中,一双不同的手因为同一个理由紧紧地牵在了一起。

那一刻,很静……

两人抬头,望向天边。那里,最后一抹夕阳即将被暮色代替,一弯金黄色的月亮渐渐出现在两人目光尽头。晚霞如同彩衣一般,披散在远处的山峦之上,一群飞鸟啼叫着穿过淡淡的月光,飞向远处。

那一幕,很美……

最终,在暮色即将彻底笼罩大地的时候,两道身影,牵着手,渐渐地消失在了月光的尽头。

那一年,他20岁,她19岁……

Part  21      涵之泪

最后的半个月,在林易二人相濡以沫中缓缓流逝。在这临近毕业前夕,两人自打相识之初,发生了第一次的争执。

这一日,刚考完试的易晏正于座位之中拿着一张五颜六色的彩页细细观阅着。其上描述的正是易晏即将踏入的新一片天地——一所名为XX职业学院的九流大学。

林若涵走到易晏身旁,瞥了一眼其拿着的彩页,双目一丝暗淡闪过。

“易晏。”林若涵轻声叫唤道。

“若涵,怎么了?”易晏放下手的彩页看向林若涵。

“明天就要毕业了呢……”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踌躇。

不知是听出了林若涵的话外之音,还是看到了林若涵那显得有些委屈的神色,易晏双手握住林若涵,微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,就算我去其它地方,也肯定是邻近的城市,而且我也会常回来的啊。”

“易晏,你能不能不要去别的城市,在桐庐也可以感受社会生活的啊。”

早在一个多月前,林若涵就已知道在毕业后,为了提前在社会上面经历一番,易晏会与王辰风、宋君杰一起去别的城市找工作。曾经的她也因这件事而深深的忧虑过,但在那一天,在易晏说出那句话后,她放下了,她释怀了。她觉得,两个人若是真心想在一起,那么,不管身在何处,心都是相连的。然而,她错了。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,一个与其它任何女孩一样,渴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渴望被人疼爱,被人捧在手心的女孩,而这个人,她也希望是易晏,就如易晏说的那一句“那个人,只能是你!”。

她想过去理解,在这时间以来她也是一直这么告诉自己。可是随着离校的日子渐渐逼近,林若涵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那份刻意的理智了。

“其实我们已经打算好了,趁暑假三个月时间去义乌,君杰的姐姐在当地一家网络公司当经理,等放假了直接过去,也少了在茫茫市场上面找工作的麻烦了。

我知道你想我留在桐庐,你不舍,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啊!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们,而且君杰姐姐那里也已经说好了,如果我突然不去了,别人会怎么看我呢?”当时的易晏,根本就不明白一个女孩想要的是什么,初次恋爱的他更不懂该如何去经营一段感情。

其实她们想要的很简单,不会考虑明天会如何,将来又会如何,只是单纯的希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能在想念对方的时候能触碰到对方的脸。

“可是,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去嘛!”林若涵眼眶微微泛红。

“若涵,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要去的吗?”易晏微微诧异。

“易晏,我们本来在一起的时间就不长,几个月后你又要去大学了,那个时候想见面就更不容易。而你现在又就要去别的地方,我怎么办?”林若涵几乎是抽噎着说道。

还未在一起时,林若涵或许还能保持着自己的理智,坚持着那份刻意,但当两只手牵到了一起后,纯真简单的她,其小女儿姿态便在易晏面前显露的淋漓尽致。

“若涵,就算我去了义乌,也会可以回来看你的啊,而且你若是愿意,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去义乌啊。”易晏终究还是太过稚嫩,全然不明白一段感的建立是不易的,而要维系则更为艰难。

“我姑姑已经帮我找了一份工作了,拖了好多关系才进去,我不能去义乌!”

“那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来义乌玩的啊,反正本来就不远。”

“易晏,你喜欢我吗?你真的喜欢我吗?!”见易晏丝毫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,林若涵开始激动起来。

“我当然喜欢你啊!”

“那你就别去!”

“若涵……”

“我不管,你要去的话我们就分手!”

几滴泪水顺着林若涵青涩的脸庞,流过嘴角,滴落到了易晏的课桌上,扩散出一圈浅浅的痕迹。易晏下意识的用手指轻轻抹去,试图擦干其上的湿漉。

“若涵,你别这样,我们好好说。”

“易晏,如果你非要去,就别来和我说话了!”说着,林若涵猛然甩头转身,含泪中奔出了教室。

易晏起身刚欲追去,目光不经意间略过课桌上面仍未擦干的几滴眼泪,停顿下来。指尖划过,摩擦的热量带走了上面的湿润,却无法抹去那一圈淡淡的泪痕。

易晏重新坐到了座位之中,凝视着桌面上那一圈圈淡淡的痕迹,若有所思。

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,林若涵面无表情的回到了教室,只是微微泛肿的双眼分明告诉别人,她在不久之前曾哭过。

前排的李思思很快发现了这一不正常的情况,立马转头望向易晏,投来责问的眼光。

坐于身后的王辰风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对,拍了拍易晏问道:“易晏,你和林涵若怎么了?她看上去怎么好像哭过似的,你们吵架了?”

“她不想让我去义乌。”

“啊?她不是一直都知道这件事的吗?怎么突然又不让你去了?”

“我知道,但她就是不想让我去。”易晏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。

“这个……那你得好好和她说说了。”王辰风耸了耸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王辰风说完,易晏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若涵,没有说话。

低头看向桌面,不久前的泪痕已随着时间的流逝,消失的无影无踪,仿佛从未出现过。但是,在林若涵泪水滑落脸庞,滴落在桌面那一瞬的同时,也在他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漪。

这一幕,不会因时间流逝而消散!

Part  22      易晏的选择

2006年6月3日,离易晏这一届学生毕业还有两日。

这一天中午,天空下起了小雨,为燥热的空气,稍稍的降下了些许温度。

桐庐XX职业高中附近的一家小排档中,易晏、王辰风、宋君杰三人围坐于一张小圆桌旁,边吃边聊。

透过绵绵细雨,依稀可以看到,他们三人似乎在讨论着什么。只见他们时而皱起眉头,时而用手比划,似乎这一番不知为何事的讨论显得并不愉快和顺利。

一个小时过后,三人走出了排档,按易晏要求,让王辰风二人先回学校,自己则是在排档附近徘徊。见王辰风二人渐渐走出了自己的视线,他走到公用电话亭边,拿起电话,拨通了林若涵的手机。

“喂?”一阵悦耳的铃声过后,电话里头传出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。

“是我,饭吃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林若涵的声音很是平静,听不出有什么不同。

“你想吃什么?我给你带点来。”易晏的声音透露着温柔。

“不要你管!”

“嘟!嘟!嘟!……”

随即,一阵阵的忙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,在易晏耳中回荡着。

……

不知是因为雨天,还是考试的缘故,大多同学都选择了在校内用餐,并未走出校园吃饭,在易晏回到教室时便发现了这一现状。本应在午时空旷的教室,此时却是显得较为热闹。

步入教室,易晏先是望了一眼林若涵的座位,只见林若涵埋着头,靠在课桌上,一动不动,很是安静。

他缓步来到林若涵身前,微微弯腰,轻声道:“若涵,我买了份炒河粉,已经放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个是你喜欢喝的百事可乐,我把它们放在你桌子上。”

见林若涵依然不为所动,易晏苦笑:“若涵,早点吃,冷了味道就变了。那我就先过去了。”

易晏回到座位后,见林若涵仍然埋着头一动不动,随即摇了摇头走出了教室。

趴在桌上的林若涵察觉到易晏出了教室,抬起头四下望了望。当看到眼前两个用塑料袋包着的东西时,她的内心流过一丝温暖。不过一想到易晏上午时的态度,她又立马鼓了鼓腮帮。若不是她肚中之胃不断的响起一阵阵的抗议之声,或许她还会继续如之前那般,埋头不动。

“狼吞虎咽”中的林若涵不曾发现的是,在教室门外的走廊上,易晏正靠着墙壁默默地注视着她。

当林若涵拆开塑料袋,拿着筷子夹起河粉时,易晏笑了,那笑容里充斥着任何人都能感受的到的欣慰与溺爱。

未过多久,一份满满的炒河粉在饥肠辘辘的林若涵口中消灭殆尽,连带那瓶600ml的百事可乐,也少了一半,整一副意犹未尽的神色。

在日后说起这件事时,林若涵的意思是,她当时是化悲愤为食欲,其实她平时的胃口还是很小的。

见林若涵吃完,易晏这才重新走进了教室,来到她身旁。

林若涵见易晏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又看了看早已空空如也的快餐盒,手上还拿着那瓶还未盖上的可乐,顿时,一种羞涩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易晏看着林若涵脸蛋通红,小嘴满是油腻,甚至在嘴角处还挂着一小块“漏网之鱼”,不禁笑出了声。

“你笑什么笑!很好笑是吗!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来跟我说话吗!”看到易晏带着玩味的眼神看向自己时,林若涵的脸更红了。

“傻丫头!”说着,易晏拿出一张纸巾递向林若涵。

“我不要你管!”似乎是为了遮掩自己此时脸上的羞涩,林若涵转过了头,让易晏无法看到她的脸。

“可是我已经管了呀。”易晏指了指她手中的可乐,笑容更甚了。

“你!……”

“若涵,我不去义乌了。”不等林若涵发飙,易晏微笑中轻声开口。

“你……”刚想开口回击的林若涵听到易晏的话后戛然而止。

一模一样的两个字,截然不同的两种意思。

当林若涵听到易晏出说那七个字时,她感受到了一份浓浓的关怀,硬生生把她想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。

 

“为……什么?……”此时的她,流露出了一种与之前不同的害羞。

易晏双眼凝望着林若涵,此时的她,小脸泛着红晕,灵动的双眸同样看着易晏,似乎在等待着某个意料之中的答案。

“你猜……”

……

几滴雨水随着风吹落到了窗台上,飞溅中,又有一些落到了林若涵的课桌上面。易晏伸手擦去,手掌抚过,留下与上午几乎一模一样的几圈淡淡的水迹。 

唯一的不同,只是此时的雨水,相比上午的泪滴,少了那一份动人的温度……

Part 23  离别

 2006年6月5日,桐庐XX职业高中高三级学生毕业之日,也是大多同学口中的“解放”之日。

离前天的争吵已经过去两天,而易晏等人历时三年的高中生涯,也终于将在这最后的一日划下一个句号。

时间为下午一点四十分,校园外站满了人。有来接送的家长,也有来送别的老师,更多的,则是如易晏他们一样,集结了一群“志同道合”的朋友,成群结队,背着包,提着袋,一步三回首的向远处走去。

在即将踏出校门之时,易晏转身,望向身后。

在他目光的尽头,是一间教室。那里,在今日之前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,是属于他们的。依稀间,易晏似乎看到了教室中,最右边的那几排座位。座位旁边,有一扇数米宽的铝合金窗户,通过窗户向外望去,一条平缓的江河直入眼帘。每每心烦意乱之时,易晏总是喜欢靠着窗台,静静地望向河流,似乎看着那河水安静的流淌着,他的心也会随之平静下来。

画面一转,那是一处略显老旧的自行车棚。此时,车棚内正停放着形形色色的许多自行车,那是属于低年级学生们的。在易晏的记忆中,这里是学校这三年以来为数不多的几处从未改动过的设施。易晏的目光停留在车棚内靠中间的一角,那里曾经时常停放着一辆银白色的自行车,曾经的它,承载着某两个人的快乐与纯真。它,是他的。

目光转动,易晏望向了学校篮球场。在它左侧有一座用水泥铸就的三步梯台,以供学生小坐休息。此时,梯台上面正坐着两个学生,谈聊中不时传出阵阵欢快的笑声。 易晏抬目向天空望去,只见今日的太阳似乎不同与以往那般炎热难耐,在这六月的天气里,难得的温和了一次。仿若它也因今日的离别而有了伤感,故而悄悄地降下了它那热情的温度。易晏遥望着那一轮并不显得刺目的艳阳,心中想道:今日的夕阳,应是很美的吧……

随着易晏目光的移动,他看到了很多很多,也想到了很多很多。过往的一幕幕仿佛如幻灯片一般,在脑海中不断闪过,让他倍感熟悉同时,有了感慨。

正当易晏沉浸在回忆之中时,校门外传来了宋君杰的声音。

“小燕子,快走吧,再不走,等会等人多了挤死你!”

易晏闻声转头看向校门外,只见宋君杰站在校门口的绿化带边缘,冲着自己不断的叫喊着,似乎是为了强调其用意,还不停地打着手势。在他旁边,王辰风靠树站立着,并未如宋君杰一般催促易晏,而是静静地看着近在眼前的校园,没有言语。想来,因这一日的分开而感到伤感的人,并不只有易晏一人。

不远外,林若涵、童艳琳、李思思三人各拿着大小不一的数件行李,站在一棵较为粗大的树木底下,似乎也在等着易晏。

沉吟片刻,易晏甩了甩头,不再留恋,快步迈出了校园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8411发布于澳门新葡亰8411,转载请注明出处: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  不当心见到了她和她的女对象手执手逛街